天狼小说网提供莳花记阅读全文章节最新
天狼小说网
天狼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言情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科幻小说 官场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陪读母亲 脸红岳母 美艳老婆 幸福家庭 铁汉娇娃 天龙传奇 桃红香暖 巫山蓝桥 暗夜糜灯 女仆物语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天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莳花记  作者:温凉盏 书号:50263  时间:2020/10/16  字数:6209 
上一章   第4章 .03 (8)    下一章 ( 没有了 )
。以前的谢兰衣对她来说就像一朵漂亮的花,她以欣赏的目光看他,不会产生任何想要占有的想法。但如今,那朵花却主动靠近她,剥去扎人的刺,张开柔软的花瓣,将一切都呈现在自己面前。

  她的心里便随之生出名为占有的恶魔,想将那花紧紧地圈在自己的小花园,只容自己欣赏,只容自己抚摸,不想让别人看去他一点点。

  就像他对自己一样。自从定下亲事,他便以她的未来夫君自居,对待任何想要觊觎她的男人都不假辞,甚至连她跟大哥亲热一些都不许,让她又恼火又窝心。

  然而当她看到别的女人目地看着他时,她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情。

  那种想要将心爱的人的全部都据为己有的感觉。

  爱是独占。

  她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

  以前的她不在意他是否为她私有,因为她只将他当做朋友,然而现在,她的心境却全然改变。

  那么…这是因为爱吧?

  她爱他。

  而他也爱她。

  相爱两个字,或许就是世间最美好的词汇之一。

  襄荷莞尔一笑,目光凝视着那个不再高冷,却在她心里更加鲜活的人:“好啊,那你就当我们兰家的上门女婿吧!”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北边战事吃紧,刘寄奴不能长时间逗留,就连刘小虎也是刚刚成了亲便要再度奔赴疆场,只是走时,已经换了妇人头的田菁也要跟去。

  刘寄奴下次来还不知是什么时候,若慢慢为襄荷的婚期挑日子,说不准他到时有没有事,回不回得来也做不得准。

  因此,在谢兰衣的怂恿,襄荷的默许,刘寄奴的沉默中,兰郎中大手一拍,直接将襄荷与谢兰衣的婚期定在刘寄奴临行前一,也就是说,留给他们的准备时间不过十天。

  刚刚因为赵小虎田菁婚事热闹了一场的秀水村再度热闹起来,而这次新郎新娘子的身份,也让这热闹远远超出了秀水村的范围。

  外面如何热闹襄荷不知道,遵循着新人成亲前不得相见的习俗,自从定下婚期那,她便再也没有见过谢兰衣了。发请帖、请知客、订酒席等杂事自有兰郎中和刘寄奴料理,她这个准新娘子只要躲在闺房绣嫁衣就好了。

  当然,她的女红功夫是万万绣不出一件像样的嫁衣的,因此不过是在基本已经做好的嫁衣上绣两针做个样子罢了。

  原本因为时间仓促,她还以为只能去城里绣坊买现成的嫁衣,那样非事先定做的嫁衣自然不会太好,而且说不定合不合自己心意。虽然最重要的是嫁的人,而不是嫁人时穿的衣服,但毕竟一生只有一次,没能穿着最美的嫁衣出嫁,心中总是难免有些小小遗憾。

  但谢兰衣却又给了她惊喜。

  分开后的第二天,谢兰衣就送了两大箱子的东西到兰家,其中就包括一件做工精致卓绝的嫁衣。

  那嫁衣颜色极正,红如烈火,一层层绢纱堆叠坠地,倒有些像是现代的婚纱。襄荷在看到那嫁衣的一刻就有些怔愣,因为她想起,自己似乎曾经对他说过,希望自己出嫁时嫁衣如火,裙摆绵延,又描述了一番现代婚纱的模样。

  那时候,他们还并未挑明心迹。

  送嫁衣来的人说,箱子里的东西都是谢兰衣在外三年游历时四处寻来或自己亲手所做。

  箱子里还有一整套的新娘头面,用料虽然也珍贵,但最难得的是工艺都极好,绝非仓促之间能够做成的。

  除却嫁衣头面,箱子里还有许多小玩意儿,大多是各木料雕成,有簪子,有步摇,有手钏,有挂件…甚至还有两个木雕的小人儿,男娃娃坐在椅子上看书,女娃娃从他身后探出半个身子,调皮地要抢书。

  娃娃的神态活灵活现,衣饰打扮,五官面貌无一不跟她和谢兰衣极其相似。

  翻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襄荷心中终于恍然。

  这些东西自然不是一时能够准备好的,恐怕从三年前离开襄城,他就已经在搜寻或制作这些东西。

  所以,他在离开时就已经喜欢她了么?

  襄荷眼睛忽然变得酸酸的。

  既然喜欢,又干嘛要离开,离开了又傻不拉几地准备这些东西,万一等他回来她已经许亲嫁人了呢?那这些东西他要怎么办?

  傻瓜。

  她轻轻在心里骂了一句。

  最后定了婚礼在秀水村办。

  到了真正成亲那,秀水村热闹地像是整个村子都在办喜事一样。襄荷书院的山长同窗来了不少,与鹤望花铺有往来的商户甚至顾客也有许多不请自来,兰郎中又一直与人为善,几乎不赚钱的医馆一开许多年,有意无意地便结了许多善缘。

  见酒席摆在兰家,来客们都以为新郎官真是要入赘了。在场的除了书院的几位山长外,几乎无人知道谢兰衣的身份来历,都以为是突然冒出来的,不过因为长得好,又无家无业身有残疾好拿捏,才被兰家招了做上门女婿。

  而当知客们唱礼单的时候,人们就更确定谢兰衣是入赘的了。

  礼单上都是恭贺襄荷大婚,或者兰郎中爱女大婚的,半晌却没听到一个恭贺新郎官大婚的。

  虽然没人明说,但暗地里埋汰新郎官几句还是难免的。

  直到一声“墨门第四十七任矩子墨含章贺谢师大婚,路远难至,特赠机关人一具,聊表寸心。”从声音略显惊讶的知客口中出来,人群便猛然像炸了锅般沸腾起来。

  能被墨门矩子称“师”的人物啊!

  还有机关人!

  墨院院长相里渠当即就是一个趔趄,要不是旁边人拦着,当即就要抢了知客的礼单过来看。

  然而墨门矩子的机关人还只是开始,接下来,知客一连唱出一串名字,都是恭贺谢兰衣大婚。这些名单上的人,有到场的,有只送了礼来的,有如墨门矩子这样声名显赫的,也有全无人听闻的,其中另一个能稍微跟墨门矩子相提并论的,便是川蜀的一个医道圣手杨易道,与医院院长苟无患并称“南杨北苟”

  这哪里是没钱没势靠着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这分明是隐世不出的高人,专门来打他们这些人的脸的!

  先前做出那样猜测,并且私底下跟同伴嘀咕过的来客们泪面,只觉得,脸,好疼qaq

  113|8。08

  热热闹闹的唱过礼单后,震天的锣鼓钹铙响了起来,而新郎新娘,也开始拜天地。

  襄荷被喜娘牵着,眼前只有盖头的红色,看不到任何人的面孔,耳边嘈杂纷纷,人语沸沸,钹铙喧喧,震得她几乎听不清司仪的高喊声。

  然而她却清楚地听到,就在自己面前,谢兰衣脚上的机关轻轻叩击地面的声音——为了能够亲自拜堂,他做了一个可以短暂站立跪拜的机关。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对拜。

  三拜之后,始成夫

  宾客们一一落座,而襄荷却在喜娘的搀扶下上了轿子。

  不像宾客们猜的一样,谢兰衣并非入赘到兰家,只是他事先便跟兰郎中说好,婚礼宴客都在兰家办。

  襄荷曾经偶然间跟他抱怨过,说如今的婚礼都只在新郎家里办,宴请的客人也几乎都是新郎这一方的亲朋,这对新娘子,尤其是新娘子的父母来说真是太不公平。热热闹闹吹锣打鼓地将人家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娶走,转眼只剩一对老人和地凄凉。

  所以最终定下婚礼在兰家办,拜过堂之后再回到玫瑰园,而那里也将是两人今后居住的地方。

  谢兰衣还跟兰郎中说了,无论两人最终生下几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姓兰,不姓谢。只不过襄荷并不知道这些,她还在为接下来要面对的事忐忑。

  嫁人,成亲,从此生活中的一切与另一个人紧紧地绑缚在一起,她活了两世,却还是第一次体验这样的感受。

  年幼时她还曾经想过,如果找不到自己喜欢,又能一心一意对自己的人,她就招个弱势些的上门女婿,或者干脆一辈子不嫁人,守着爹,守着兰家小院,就那么有些寂寞但起码自由地过一生。

  那时候,她从未想到自己会遇上谢兰衣。

  轿子伴着一路吹吹打打上了鹤望峰,许多跟过来的宾客闲人这才从旁人口中得知,新郎竟是住在鹤望书院里。

  花轿从书院穿过,一路到了仿佛藏在山中的玫瑰园。

  哥特式古堡上攀爬着无数月季,岁月沉淀下的沉稳墙体配上鲜的花朵,背靠着山峰的玫瑰园就像书中遥远国度的宫殿。

  玫瑰园从未如此热闹过,门前石阶上的青苔早已不见了踪影,围墙上的花枝似乎都在摆动着欢呼,空气中弥漫着喜庆的气息,往日的宁静被喧嚣代替。

  热闹了许久,夜降临时,寂静终于逐渐重回玫瑰园。

  谢兰衣没有亲密到可以闹房的朋友,襄荷这边也没人好意思闹,于是最终,两人相见时身边除了喜娘,便再没有旁人打扰。

  襄荷坐在撒了莲子花生红枣等物的大红喜上,听着外面的声音逐渐弱下去,再听到那特有的,谢兰衣的轮椅碾在石板上的声音,心脏忽然不受控制地跳了起来。

  推门声响起,喜娘似乎说了什么,但她却完全听不到,只听到轮椅声慢慢靠近,随即在自己身前停下。

  “襄荷…”她听到他低声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

  “嗯…”她脸上发烫,也低低地回了一声。

  喜娘笑着催促新郎官快点挑盖头。

  喜秤一挑,两人的面容刹那跳入对方眼中。

  襄荷平虽说不算不修边幅,但因为常常要莳花草农田,穿着打扮便比较简朴,像今这般盛装打扮,还是头一次。

  盖头一去,出明花的面容,她微微抬头,出一段白净的脖颈,大大的水波眼如同两汪深潭,漆黑的眼珠错也不错地看着他,顺着翘的鼻梁往下看,抹了口脂的微微抿着,上翘出微笑的弧度。

  她看着他,眼的笑意,虽然还有些新嫁娘的羞涩,但更多的却是喜悦。

  他也看着她,双眼忽略了让他感觉到不适的烛光,只将目光牢牢地锁住她的眼。

  喜娘又笑着打断了两人的对视,端来合卺酒,递到两人手中。

  被一连打断两次,两人都有些讪讪地低下头,襄荷偷笑着瞥了他一眼,却见他也在悄悄看她。

  接过酒杯,两人手臂,仿佛彼此以为的藤萝,各喝一半后换杯再饮,两人不自觉的都将放在对方喝过的部位,将美酒与对方残留的温一起入喉。

  杯中酒饮尽,酒杯被一正一反掷于下,祈愿从此百年好合。

  不知过了多久,喜娘也退出了,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两人面面相对。

  谢兰衣帮襄荷将头上沉重的凤冠取下,低声问:“累不累?”

  襄荷撇了嘴,摸摸肚子:“不累,饿…”

  谢兰衣扑哧一笑,袖里便滚出一包油纸包的糕点来,打开油纸,拈了一块送入襄荷口中。襄荷看着他好看的手指捏着那软的糕点,顿时觉得肚子更饿了。她张嘴去咬,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脑子一,一口小白牙就将谢兰衣修长的手指连同糕点一起咬了进去。

  糕点香香软软,手指温温凉凉,襄荷下意识地在那手指上唆了一口。

  谢兰衣:…

  襄荷:…

  襄荷哭丧着脸,赶紧咽下糕点,将手指从口中吐出来。白皙的指尖沾着透明的口水,看上去莫名有丝…*。

  襄荷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谢兰衣瞥了她一眼,脸上笑,手指并没有收回,而是沿着襄荷的,一点点,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脸庞。

  “襄荷…”他又低声唤她,声音里有着什么在压抑着,幽深的眸子黑一般,几乎将她了进去。

  榻突然下沉,谢兰衣手一撑,身体已经从轮椅转移到了上,恰好将襄荷盖住,双臂一拢,襄荷娇小的身子便稳稳落入他怀中。

  “啊!”襄荷小声惊呼,双手下意识地推据,脸颊泛红,眼睛飘向一旁。

  谢兰衣低低笑了起来,凑到她耳边,说话时鼻息都到她耳边的皮肤,的:“别怕,我看了书的…”

  襄荷不由瞪大了眼睛看他,脸颊登时像是烧着的大火,眼含羞愤,像是在指责他怎么可以那么直白地说出来。

  谢兰衣被她看得低头咳了一声,旋即却又道:“唔,图也看了——”一句话没说完,便被襄荷捂住了嘴巴。

  襄荷眼珠子转,半晌才想起怎么转移话题。

  “那个…你先说…你怎么认识那么多人?还有贺礼什么的…若不是提前说过,哪能那么恰好地送过来?还有你送来的那一箱子东西,说,你是不是…是不是回来之前就肯定要娶我了?”

  谢兰衣痛快地点头承认,双眼含笑,水润地发亮,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眼疾的样子“不过,不是回来之前,是三年前。三年前离开的时候,我便对自己说,归来时你若未曾许亲,我就再也不会放手。”

  “至于那些人,都是旅途相,有些是碰巧为他们治过病,有些是志趣相投,归来前我曾跟他们说,我要回去…娶一个姑娘。”

  最后一句话声音极低,几乎是含在里不曾出,然而襄荷依旧听得清清楚楚。

  她的脸颊忽然不那么发烫了,只觉得通身升起一阵暖,裹地她全身暖洋洋的,像在晒太阳一样,又像是被水<莳花记> WWw.TTlLXS.cOM
上一章   莳花记   下一章 ( 没有了 )
雪姨很忙毒辣特工王妃穿成师徒恋的怀孕后我和影六零穿书生活女主跟反派跑男主都想吃天男主他人老农女喜临门我成了掉包富
天狼小说网提供莳花记阅读全文之莳花记章节最新第4章.038,作者:温凉盏 ,支持自动转换手机阅读莳花记免费阅读无弹窗广告体验,希望大家喜欢,莳花记最新章节由书友提供,《莳花记》情节扣人心弦、跌宕起伏。